金永恩将金艾雯送回家中,心急如焚的金家二老看到金艾雯安然无恙地回来都喜出望外。瑞芬这几天更是反省了自己以往误导女儿的想法和做法。和一家人平平安安地一起生活相比,富贵荣华一切都是过眼云烟。他们对金永恩的大度和宽容表达了谢意,也想通过自己的行为为她做件事情弥补过去的亏欠。金艾雯知道她不久要出嫁,便亲手为她缝制嫁衣。一切都显的那么安静祥和。

谁知,当金永恩和沈其峻回到家里,下人秋香突然惊惶失措地跑回来告诉他们,维瑶被劫持了。金永恩吓的六神无主,赶紧和沈其峻分头去找。金永恩在路上遇到唐庭轩开着车停在她身旁,唐庭轩告诉她如果她想找维瑶就上他的车。金永恩将信将疑地上了车跟他到了唐府。唐庭轩把她带到一个房间,房间里都是金永恩喜欢的摆设和样式。唐庭轩告诉她,自己把维瑶交给了下人余妈在照看,如果金永恩能跟自己在一起,他就放了维瑶,但如果金永恩不答应,就不要怪他不客气。他恶狠狠地警告金永恩,只要他唐庭轩想得到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。金永恩相信他会做出丧心病狂的事来。她心里难过纠结极了。

回到沈其峻家里,金永恩让他不要再找维瑶了,自己已经知道她的下落。说她被劫持时半路遇到余妈,余妈救了她。沈其峻听信了。金永恩突然说自己和沈其峻在一起时一直没有出去游玩过,明天想和他出去玩一天。其实她已经在内心打算了要和沈其峻分离。沈其峻不明所以,非常高兴地准备第二天的游玩活动。他想给金永恩一个特别的非常值得记忆的游玩。第二天一早,金永恩发现沈其峻扮成了一人黄包车夫,他要拉着金永恩游玩。金永恩看到他如此体贴的样子更加心痛了。他们度过愉快的一天,沈其峻有说有笑地跟她讲了过去的很多趣事,但金永恩始终心事重重。沈其峻将金永恩带到一座桥上。他告诉她这座桥名叫爱情桥,许愿特别灵。他让金永恩许个愿,金永恩却突然告诉他自己不爱他,希望他以后不要再找自己。说罢,金永恩狠心地离开他到了唐庭轩府上。

此时唐庭轩在家里如坐针毡,他真怕金永恩不来,他在纠结到时候对不对给瑶动手。金永恩如约来到,唐庭轩如释重负。金永恩冷冷地告诉他,自己心里只有沈其峻,永远都不可能爱上他,就算他要挟自己跟他结婚,也只能得到她的人得不到她的心。唐庭轩厚颜无耻地说自己有耐心先得到她的人,慢慢地得到她的心。他无耻和丧心病狂的样子让金永恩都不愿意正眼看他。可唐庭轩不在乎,他要的是结果。

金永恩的突然变卦起初让沈其峻非常痛苦,可等他静下心来思量时却发现其中有端倪,他分析金永恩的变化可能跟唐庭轩有关。他找到了唐庭轩府上。唐庭轩此时正和金永恩在一起,在听到下人通报沈其峻来访后,他拿出了手枪。金永恩吓坏了。等沈其峻到了唐府客厅,发现金永恩果然和唐庭轩坐在一起。金永恩看到他仍然是冷言冷语,并让他赶紧离开。

鸳鸯佩
鸳鸯佩

载淞之女永恩自幼与督军沈详之子其峻订婚。载淞与发妻郁芩失和,郁芩与唐济出走。其峻留学归来欲解除婚约,途中巧遇永恩,一见倾心。永恩受继母虐待投奔管家周全。她结识男子来福,两人相恋。来福系唐济长子庭轩的双胞胎兄弟,庭亮为了争夺财产,设计杀害庭轩,却误将来福当成庭轩杀害。永恩不知来福已死,错把庭轩当成来福,却发现他将自己视为陌路。永恩进入唐家探询究竟,庭轩不知不觉爱上了永恩。永恩知道庭轩不是来福后离开唐家。其峻一直默默守护她。庭亮揭穿庭轩并非唐济亲生,庭轩被赶出唐家,其生母也被庭亮杀害。忍无可忍的庭轩一心想复仇。他与宜岚结婚,想借助宋家财势夺回唐家财产。庭轩思念永恩,怎奈永恩与其峻共结连理。庭轩掳走永恩将其软禁,永恩誓死不从,其峻赶来相救。生死攸关之际,庭轩改过,成全了大家。

更多收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