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庭轩如愿以偿地得到唐家,他除了允许唐太太继续留在唐家她的佛堂里吃斋念佛,他要求其他人离开唐家。这时刘厅长突然带人前来,以贩卖烟土和走私以及指使张川杀人等多项罪名将唐庭亮抓了起来。唐庭亮临走时对唐庭轩恶毒地咒骂,唐庭轩充耳不闻。接着金艾雯带着行李准备离开,唐庭轩拦住她。他也要求金艾雯离开唐家时不能带走唐家的东西,就像他当初被赶出唐家时连辆汽车也没让他开走。金艾雯气愤地将行李里值钱的首饰细软都丢出来,然后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唐家。唐庭轩嫌恶地将地上的首饰等东西踢到一旁。金艾雯走到金府门口,想到母亲瑞芬和自己机关算尽到头来却竹篮打水,她实在无颜回到金家。她拎着行李默默地离开了。

唐太太告诉唐庭轩,自己嫁到唐家两年就发现丈夫唐济心里根本就没有自己,她想用孩子留住他。岂料因为她身体不好,生下的孩子很快夭折,所以她才买了唐庭轩。如今她觉得自己种恶因收恶果,她谁也不怨。尽管唐庭轩还多少念及唐太太的养育之恩,但唐太太还是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唐家。范德贵看到唐庭轩重新夺回一切,觉得自己劳苦功高,哪知唐庭轩居然向刘厅长举报他伪造车祸害死唐济夫妇的事。刘厅长把范德贵抓了起来。范德贵觉得狡兔死走狗烹,气的对唐庭轩破口大骂。

金永恩得知唐家的变故后,很担心金艾雯,因为她觉得那毕竟是自己的妹妹。她和沈其峻带着瑞芬去唐家找金艾雯,才被唐庭轩告知她早就走了。瑞芬这时悔不当初,就因为自己嫌贫爱富一心想攀附权贵,才机关算尽地将金艾雯嫁入豪门,结果好景不长落得现在的下场。金永恩和沈其峻劝她,他们一定会帮着找回金艾雯。

金老爷看沈其峻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于是主动问他想说什么。沈其峻斗胆向金老爷提出自己想娶金永恩。金老爷看着女儿想看她的意见,金永恩害羞地点头答应了。因为之前沈其峻退婚让金家和金永恩颜面尽失,金老爷没有提别的要求,只是让沈其峻以后迎娶金永恩时能八抬大轿绕城一圈,他想让所有人看到,沈其峻最终还是娶了金永恩。沈其峻理解金老爷的想法,他一口便答应了。

金永恩到布店为自己购置做嫁衣的布料。唐庭轩突然出现在布店里,他告诉金永恩不能和沈其峻结婚,因为她是他们李家的人。他问金永恩,如果自己变成来福她会不会和自己结婚。金永恩告诉他不可能,因为来福的善良和宽容他永远都学不会做不到。

沈其峻一日和金永恩在街上时,看到前面店铺老板娘将一个店员赶到大街上,老板娘责怪店员笨手笨脚总是打碎东西。听到店员的哀求声金永恩一下子便认出是金艾雯。她和沈其峻追了上去,金艾雯看到他们怕被耻笑,她拔腿就跑。沈其峻追上拉住她,金永恩担忧地关心她的近况,又转达父母的担忧,同时告诉她自己是她的姐姐。金艾雯听到这些话慢慢安静沉思起来。

鸳鸯佩
鸳鸯佩

载淞之女永恩自幼与督军沈详之子其峻订婚。载淞与发妻郁芩失和,郁芩与唐济出走。其峻留学归来欲解除婚约,途中巧遇永恩,一见倾心。永恩受继母虐待投奔管家周全。她结识男子来福,两人相恋。来福系唐济长子庭轩的双胞胎兄弟,庭亮为了争夺财产,设计杀害庭轩,却误将来福当成庭轩杀害。永恩不知来福已死,错把庭轩当成来福,却发现他将自己视为陌路。永恩进入唐家探询究竟,庭轩不知不觉爱上了永恩。永恩知道庭轩不是来福后离开唐家。其峻一直默默守护她。庭亮揭穿庭轩并非唐济亲生,庭轩被赶出唐家,其生母也被庭亮杀害。忍无可忍的庭轩一心想复仇。他与宜岚结婚,想借助宋家财势夺回唐家财产。庭轩思念永恩,怎奈永恩与其峻共结连理。庭轩掳走永恩将其软禁,永恩誓死不从,其峻赶来相救。生死攸关之际,庭轩改过,成全了大家。

更多收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