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庭轩见宋耀国不同意他贷款便有些着急。他告诉宋耀国自己离完全收购唐家只差一步了,他希望宋耀国帮帮自己。宋耀国大怒,痛斥他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,知道他为了获得自己的帮助不惜和宋宜岚结婚,甚至还弄出照片的事件。唐庭轩拦住宋耀国不让他离开书房,宋耀国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,他不想功亏一匮。宋耀国看到他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,又气又急,结果突然中风倒地。唐庭轩乘机在贷款申请书上盖上了宋耀国的印章,为保险起见,他又将宋耀国的手指沾上印泥盖在申请书上。

宋宜岚得知父亲出事,急匆匆地赶到医院,看到昏迷不醒的父亲,宋宜岚心如刀割。但她不相信一直坚持吃药和复诊的父亲会突发中风,她怀疑此事与唐庭轩有关。正好不久银行负责贷款的处长来找她,告诉她货款已经为唐庭轩办理。虽然货款数额巨大,但因为他是宋耀国的女婿,银行还是为他办理了。但他们在整理档案时,发现一个疑点。货款申请单上不仅盖了印章还按了指印,而办理货款只需要印章就可以了。宋宜岚拿过申请书陷入沉思。回到家里,她发现父亲书桌上的药瓶和倒好的一杯水,很明显父亲当时没有吃药。她又质问唐庭轩申请书的事,唐庭轩这才发现自己无意间画蛇添足了。

住在沈其峻家里的维瑶突然高烧,沈其峻心急火燎违反军令调来军医为维瑶看病。军医让他们悉心照料,每半个时辰冷敷,每两个时辰喂药,非常地繁琐。沈其峻不厌其烦,在佣人和金永恩都扛不住打瞌睡时,他却担当起做这些琐事的任务。金永恩感激地看着他,先前担心他会把维瑶当成累赘的心思被他的行为完全打消了。

维瑶病病好后,欢呼雀跃地拉着金永恩和沈其峻的手出去玩。沈其峻背着她有说有笑,还为她买风筝陪她放,维瑶开心极了。唐庭轩此时正好路过,他看到其乐融融的三个人心生妒意。他走到金永恩身边一番深情表白,金永恩觉得他无耻之极。沈其峻过来拉走金永恩,并警告唐庭轩不要打金永恩的主意也不要伤害她,不然自己不会放过他。唐庭轩看到他们离开的背影暗下决心,他一定要让金永恩注定成为李家的儿媳。

此时唐庭轩已经开始大肆收购唐氏,唐家的商行、赌馆等不是被收购,就是被刘厅长以检查烟土的名义被查抄。唐庭亮的生意一落千丈,他又被唐庭轩放出的假消息迷惑,开始炒期货,结果可想而知。现在没有钱翻本的唐庭亮把主意打到唐氏银行储户的存款上了。这无异于自掘坟墓的做法。

果然储户们因为取不到钱围堵了唐氏银行,看到储户们怒火中烧的样子,唐庭亮躲得远远地不敢近前。就在他走投无路之时,张川突然告诉他找到一个中介,中介介绍有人愿意出钱帮他度过难关,不过要他用唐氏银行股份和家宅做抵押。唐庭亮觉得绝处逢生很快就答应了。

第二天,报纸头条突然登出唐氏易主的消息。唐庭亮措手不及,他原打算东山再起后赎回股份和家宅的。金艾雯从报纸上得知这个消息后告诉了唐太太。一家人慌作一团。这时唐庭轩带着律师登门,律师告诉他们唐庭亮已经将股份和家宅抵押给了唐庭轩。唐庭亮这才知道自己一步步落入唐庭轩的设计之中。唐庭轩如愿以偿地夺回唐家,他得意地宣布除了对他有养育之恩的唐太太可以留下,其他人通通滚出唐家。

鸳鸯佩
鸳鸯佩

载淞之女永恩自幼与督军沈详之子其峻订婚。载淞与发妻郁芩失和,郁芩与唐济出走。其峻留学归来欲解除婚约,途中巧遇永恩,一见倾心。永恩受继母虐待投奔管家周全。她结识男子来福,两人相恋。来福系唐济长子庭轩的双胞胎兄弟,庭亮为了争夺财产,设计杀害庭轩,却误将来福当成庭轩杀害。永恩不知来福已死,错把庭轩当成来福,却发现他将自己视为陌路。永恩进入唐家探询究竟,庭轩不知不觉爱上了永恩。永恩知道庭轩不是来福后离开唐家。其峻一直默默守护她。庭亮揭穿庭轩并非唐济亲生,庭轩被赶出唐家,其生母也被庭亮杀害。忍无可忍的庭轩一心想复仇。他与宜岚结婚,想借助宋家财势夺回唐家财产。庭轩思念永恩,怎奈永恩与其峻共结连理。庭轩掳走永恩将其软禁,永恩誓死不从,其峻赶来相救。生死攸关之际,庭轩改过,成全了大家。

更多收起